产品分类

188bet开户

联系我们

188bet开户

当前位置: > 188bet开户 >

公子欢喜的所有小说,求公子欢喜文集百度云 谢谢

2018-12-31 16:11

【188bet开户】的文集,百度云

http://pan.baidu.com/s/1qWJU5Rm
【188bet开户】文集42本
﹎﹎﹎﹎﹎﹎﹎﹎﹎﹎﹎﹎﹎﹎﹎
by:知道团队【写意天下】

【188bet开户】《艳鬼》的内容梗概~详细一点儿~~

这是一个关于前世今生的故事,空华本是鬼气森森的冥府之主,投胎到皇家成为了注定要颠覆楚氏王朝的晋王楚则昀,他的出生极其不祥,自小受到父亲的冷落和哥哥们的厌弃,桑陌是幼小失去亲生母亲的官吏之子,七岁就被父亲送进皇宫当楚则昀的陪读,他们在一起整整十年,相互陪伴一起长大,桑陌无怨无悔的爱着楚则昀,为他甘当酷吏,干尽了人神共愤的事,然而楚则昀最重视的人却是自己的三哥楚则昕,因为楚则昕同情这个饱受冷落的四弟,处处回护他,以至楚则昕以为自己爱上了自己的三哥,并在桑陌的全力协助下毒死了太子(大皇子也是桑陌的妹夫)还借由桑陌之手嫁祸二皇子最终夺得了皇位,楚则昀把天下都放到了楚则昕面前,让楚则昕当了皇帝,可他不耻楚则昀的行径从来没领过情,始终拒绝楚则昀,楚则昀只能抱着桑陌一遍又一遍地倾吐哀伤:桑陌,你为什么不是他?他生气、愤怒,不顾场合地把桑陌压倒在地上肆意凌辱,然后用则昕的仁慈善良来斥责桑陌的邪恶,桑陌不住地用自己做过的残忍之事刺激楚则昀,他们彼此折磨。后来皇帝得了御医都没有法子的怪病,走投无路的楚则昀最信任的只有桑陌,他要求被下到天牢已经饱受折磨的桑陌去找传说中的老神仙求解药,
桑陌历尽艰辛终于找到了神仙,由于对绝情的楚则昀万念俱灰,最后关头他没有拿本已到手的第三份解药,而是决然赴死,用自己一命换得楚则昀的后悔。而楚则昀在失去了桑陌之后才明白自己真正爱的人是谁,但回天无数,皇帝死后他一把火烧了皇宫也烧了自己,最终印证了亡国的预言。
桑陌不知道楚则昀的真身是冥府之主空华,死后魂魄在忘川苦苦等待楚则昀不果,于是偷了楚史并将楚史烧毁。他拒绝转世投胎,化身艳鬼流连人世,为自己造下的罪孽赎过。佛祖让归位后的空华忘记了曾经的一切,而楚史已毁,即使想知道也无处可寻。空华反因桑陌毁了楚史罚桑陌身受千刀万剐,可怜桑陌身心俱伤,一抹幽魂在世间游荡了三百年,他用放荡不羁掩饰一往情深,用浓妆艳抹掩饰清雅淡定,他守护着已经多次转世的前任皇帝楚则昕(转世后的南风),慰藉着失去儿子的靳老夫人(也是游魂一缕),开解失去丈夫的妆妃(其实她是华妃),直到三百年后又一次遇到已经忘了他的空华(也就是楚则昀)。
空华为追查刑天下落而来,却意外的得知了前世的恩怨,他对桑陌由鄙夷到好奇再到心动并再一次爱上了他。
桑陌替南风挡住了华妃刺来的刑天,这一刀让他形神俱灭,他对空华的怨最终化成了一句血泪遗言:“我最想看的……”就是你后悔的表情!”
后悔莫及的空华忍受锥心之痛用自己原形——黑麒麟的角救回了桑陌,也毁了万年修行,再也做不得冥主。
最后桑陌放弃了投胎的机会,觉得做鬼比做人自在,独自离开去游历名山大川,空华无力挽留,只能对着桑陌的背影许诺“每年冬至,我一定会记得为你烧一份供奉。”

求【188bet开户】文集百度云 谢谢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1Vs5ZxQnoOGPnp65fTQiEA 密码:1123

求!!!!《降魔塔》by【188bet开户】txt!!!!急求!!!

http://pan.baidu.com/s/1hqEExbm
楼主你好~~
资源已上传【附件】或【网盘】链接~~
【如果】是rar或者zip的格式~~
【右击解压】就是【txt】啦~~
【如果】手机用户看不到附件可以【追问】或者留【邮箱】哦~~
期待亲的【光速采纳】哦~~
感谢~~

PS:请楼主放心下载吧,附件设置下载的金额只针对其他直接下载的童鞋,提问者无需再支付财富值了哟,么么哒~~

谁能告诉我【188bet开户】的纨绔最后结局

结局是狐王和二太子澜渊成亲了,是一个好结局。

《纨绔》,又名《风流劫》, 【188bet开户】的作品。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症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一篇难得的好文。《纨绔》——为您讲述一个谁比谁更薄情的故事……
简介:
他是天界堂堂的二太子,潇洒倜傥,风流满天下。
情场上他向来无往不利,旧人未去,新人就已在怀,踩碎了一地真心来寻他的欢娱。

眼前这个冷情的狐王想来也不例外,只要几句甜言蜜语就一定能手到擒来。他倒要看看,这张冷漠的面孔底下到底藏着怎样的艳色。
狐狸,不就应该是个妖媚的样子吗?
他是狐族高傲冷漠的王,寡言少语,连亲生弟弟也不愿亲近他。
狼王的酒宴上是谁大胆地说了一句:「狐王才是真绝色。」
他眯起眼仔细打量着眼前笑得一脸温柔深情的男子。
原来是他,众人皆知的风流太子。
心中不由暗暗冷笑。
狐狸,是冷静而奸诈的。
同样不懂相思的两个人,算计过,伤心过,悔恨过。
蹉跎过三百年的光阴,恍然回首,才惊觉,情爱二字不过是问一句喜欢不喜欢……

【求文】匪患 by 【188bet开户】

http://pan.baidu.com/s/1dDu7Gqd
这是网盘共享下载地址,满意请采纳
地址时效是一天,过期就不能用了,
如果还想要的话,请留言邮箱,
我直接发送给你
【友情提示:若亲遇到了大小为0.4~0.6的附件,请谨慎下载,因为那个可能是病毒。】

【188bet开户】的《艳鬼》的结局是喜还是悲?是什么?

其实也不算大喜,因为虽然在一起了,但空华再也不会听到艳鬼对他说“我喜欢你”了。原文【空华说:「桑陌,我喜欢你。」桑陌没有答话,这是最后的坚持。或许以后,可以坦然地接纳他,可以同他耳鬓厮磨,可以回到从前那般相知相交的岁月。他们的光阴如此这般漫长,足够可以你追我逐一直到地老天荒。可是,永远永远不会告诉他,喜欢或是不喜欢,都不会告诉。】 (某种程度上也可算作是一种惩罚吧。)而且佛祖曾经也说过空华惩罚空华永世爱而不得。

求文档: 思凡番外目光 是【188bet开户】写的

番外之目光

天崇宫,远离凡尘俗世之外的海外仙宫,伫立于天崇山的顶端,四季云遮雾绕,霞光万千。宫中有九曲回廊萦迂蜿蜒,一面临湖,波光粼粼,涟漪荡漾,一面落花潇潇,琼花坠满枝头。
却听水声乍响,湖中的锦鲤蓦然摇首摆尾跃出水面,文舒从纵横错落的白棋黑子中抬起头,恰对上一双泛着紫光的银眸,冷目寒星,似暗藏了万年飞雪。目光就这么不由自主地对上了,那片带着烟光的紫粼粼荡开,呼吸就止住了仿佛要溺毙在里头。
「怎么了?」勉强别开眼,觉得脸上微微有些发热,文舒垂下头,想要掩饰自己的失态。
勖扬君也好似如梦初醒般,慌忙收回自己的目光,一时不觉,拈在手中的棋子「啪——」地一声落到棋盘上,乱了一局厮杀。
骄傲的天君脸上悄悄地划过一丝尴尬,文舒浅笑着伸手将散乱的棋子归位:「在想什么?」
抬起头来瞥他一眼,勖扬君凝着脸,默不作声。
棋局再开。见勖扬君杯中的茶水凉了,天奴又赶紧捧上了一杯,文舒顺手接过,放到他手边,抬起头来,却又对上男人似是含水的眼睛。动作便僵住了,手里还拿着散着热意的茶盅。
文舒愣怔地看着那双万年飞雪的眼中像是冰雪融化般荡过一丝笑意,男人的掌心贴到了他的手背上,缓缓握住,然后上抬,就着自己的手在杯口抿了一口,手指甚至沾到了他唇畔的湿意。
「我赢了。」他眼中笑意更甚,闪得仿佛周遭的一切事物都映出了紫光。抬手落下一子,输赢立分。
「哎?」文舒慌慌然去看,手里的茶盅却被勖扬君取走。
男人闪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握着他的手,低头印下一个轻吻:「这是奖励。」
俊美无俦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叫人心如鹿撞的魔力。
微微发热的脸「腾」地一下就烧了起来,文舒面红耳赤,下意识地扭过头往别处看,一边的天奴们纷纷识趣地退到了远处。
男人开始不知餍足地伸出舌尖,沿着手背舔舐起他的手指,细致得连指缝都不放过,然后一口将指尖含进嘴里。濡湿而暧昧的触觉从手指尖一直传递到全身。文舒羞涩地侧过脸想要抽回被牢牢握住的手,急于躲避的目光却不可克制地落在他水红色的唇上。红色的舌头,正在被舌头玩弄的纤白手指……心跳声大得似乎能在回廊下形成回响,男人暗哑低沉的嗓音似乎近在耳畔:「你想到了什么?」
那双银紫色的眼睛不知在何时变得暗沉沉的,涌动着欲望的气息……

二太子澜渊摇着他的扇子带来天崇宫外的信息,他家冷漠高远的狐王、沉迷于炼丹制药的天界大太子、狼王家新出世的可爱少主……甚至是来时途中遇见的一个人间卖红豆的少年。舌灿莲花的太子有一副无人企及的好口才,说得绘声绘色,栩栩如生。
文舒坐在小院子的石桌边轻笑:「你幸好是生在天界,若是一介寻常凡夫俗子,怕是连天下都要被你这一张嘴骗了去。」
澜渊徐徐摇着扇子,毫不谦虚地笑:「就冲你这儿的这杯茶,我头一个就要把你骗了来。」
「那你怎么跟狐王交代?」文舒歪着头笑道。
一提及他家的狐王篱清,没边没谱的太子就换了模样,合了扇子,支着下巴,一本正经:「我绝不骗他。骗谁我也不骗他。」
一往情深。
「真好。」文舒有此羡慕。
澜渊邪气地挑起了眉:「我小叔不及我好?」像个沾沾自喜的顽童。
文舒笑着不说话,一路将他送到天崇宫的宫门口。得意忘形的太子临走不忘在嘴皮子上占些便宜,亲密地给了文舒一个拥抱:「说实话,我小叔真的不及我好。」
文舒尚未回答,澜渊却似突然见了什么,赶忙松开了,驾上祥云就匆匆往远处去。
「又怎么了?」文舒茫然地回过头。
又是一片紫,一身紫衣的天君束着银色的高冠,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看来,方才的一幕应该是被他瞧见了。
高傲的天君有时候有些小心眼。

「澜渊他玩笑惯了……啊……」文舒试着想要安抚,转瞬却被谁拉进了怀里。
箍着文舒的腰,勖扬君冷冷看着早已消失不见的身影:「可惜最近佛祖不开法会。」
文舒贴着他的胸膛,轻轻地笑:「好歹他尊你一声小叔,哪儿有长辈和小辈计较的?」
稍稍拉开些距离,仰起头来看,银紫色的眼睛一闪一闪,犹有些不甘。
文舒说:「过些天,我想去看看赤炎。」好生事的东海龙皇子听说又闯了祸,正在被罚禁足中。
于是那双眼睛中的光芒就黯淡了,勖扬君沉默了一会儿:「别留得太久。」
语气还是生硬的,毫不掩饰他的不情愿。
文舒顺从地偎进他的怀里:「我知道。」
于是男人便将怀抱收得更紧,永远不打算分开似的。

赤炎的寝宫被下了结界,里头出不来,外头进不去,每日有专人来负责送菜送饭。打小就被罚惯了的赤发龙皇子席地而坐,拍开了酒坛上的封泥,喝得不亦乐乎,显然不曾有丝毫悔过之心。
「又是那个伯虞告的状!我个……的,等老子出去以后,看不把他的西海龙宫搅得天翻地覆……」
文舒坐在门坎边,赤炎擦着嘴边的酒渍,懊恼地对他道。他垂在耳边的大金环晃晃悠悠的,脸上还带着擦伤,大概又是被老龙王打的。
文舒把带来的伤药交给了一边的侍从,苦笑道:「你还是这么莽撞。洛水府亦属水族之众,你打了他家的少主,老龙王在众人面前也难交代。」
「谁叫那小子作恶偏被我瞧见了。」他挠着头一脸委屈,「又谁知那小子那么不经用,才过了几招就趴下了。」
文舒无奈地看着他:「他贵为洛水府少主,自然是娇生惯养的。」
赤炎撇过了头不愿再提,便转了话题:「那小子对你还好?」
那小子,说的自然是勖扬君、这两人似乎天生不对盘,想起他送自己到龙宫外时脸上不甘不愿的表情,文舒笑着点头道:「他待我很好。」
高傲的天君其实还是如从前那样沉默寡言着,也不轻易说些腻人的话。通常两人在一起时,除了低着头下棋,便是坐在一起看书,时光不知不觉地就在静默里度过。不过,总是有些不一样了,比如疲惫时靠过来的肩膀,比如总是握着自己的手,比如抬头时那人的目光……
文舒不知不觉陷进了思索里,脾气火辣的赤炎抿着嘴犹有不甘:「他真那么好?」
文舒正要回答,身后却传来男人冷清的嗓音:「回去了。」
一身紫衣的天君就站在身后不远处,对着相形狼狈的赤炎高高抬起了下巴,不可一世。
赤炎急忙从地上一跃而起,一头红发张狂无忌:「才刚来就要走?茶还没喝一口呢。文舒,你再留一会儿,等等龙宫自有人送你回去。至于旁人,本就不是龙宫邀他来的,摆什么架子,爱走便走。」
勖扬君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神色冷傲的脸上闪过一些怒意。文舒拦在剑拔弩张的两人之间想要劝解,却是从来不肯退让的天君冷哼了一声,先扭过了头。
赤炎和文舒都愣了一下,等得失了耐心的勖扬君却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文舒身边,是要留下来等他一同走,虽然脸色还是并不好看。
起身告辞的时候,赤炎在背后大喊:「文舒,其实老子比这家伙强多了。」
文舒回过头去看,赤炎两手叉腰站在门边,笑得欢快。
勖扬君没有回头,伸过手来,紧紧扣住了文舒的,握得很紧,掌心贴着掌心。就这么牵着,一路昂首阔步地走在众人之前,丝毫不顾过路水族们的诧异。
文舒勉强跟上他的脚步抬头看,棱角分明的侧脸上,天君抿着嘴,银紫色的眼瞳异常璀璨。

不知怎么了,勖扬君最近总是一副藏了什么心事的样子,下棋也好,看书也好,平素专注得连文舒都能忽略的天君近来却屡屡失了神,手里拈着棋子,不知不觉地就没了声息,文舒抬起头,每每陷落在了他闪烁的眸光里。他的眼睛太好看,银紫的瞳中仿佛藏了万年飞雪,又彷佛春意初到,冰雪渐融。
凡间人头济济的大街上,勖扬君牵着文舒漫无目的地游走。男人从前自顾自惯了,对世间的喧嚣也是一如既往地厌弃,只顾在前头快步地穿梭。文舒被他拉着,只得走马观花般对街边的事物瞥了一眼,一路小跑匆匆跟上他的步伐,走了一阵便不觉有些气喘。嘈杂吵闹的街头,微微的喘气声很快便被两边小贩们的叫卖声淹没。勖扬君却突然停住了脚步,文舒抚着胸口朝他看,恰好看见那张不动如山的脸上划过一丝懊恼的痕迹。
「我没事。要不,我们就回去吧。」虽说提出来凡间走走的人是勖扬君,可是文舒知道,好静的天君并不喜爱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的凡间。
他却扭过了头继续往前走,手还是牵着文舒的,脚步却放缓了很多。
挤挤挨挨的人群里,顺着人流似乎要一直走到天尽头。花花绿绿的各色事物在眼前一一掠过,快要震破耳朵的喧闹声里,男人略显低沉的嗓音却似乎近在耳边:「我确实不及澜渊。」
「亦不及赤炎。」
高傲的天君挺直了背脊,文舒只看到他一头如雪的长发自肩头披泄而下。他从不夸赞旁人,亦从未在谁跟前低头认输。天祟山的勖扬天君仿佛一出世便是用来使三界中人顶礼膜拜的存在,可他现在却忽然提及了那两个先前并不看得惯的人物,在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的凡间街头。
文舒瞪大眼睛看着他的背影,他却固执得不肯回头:「我从不曾像澜渊那般能哄你高兴,也不会像赤炎那样对你坦诚相见,也不懂得怎么照顾你。」
他说得很慢,像是在一边说一边斟酌着词句。向来冷面示人的天君啊,正在努力把自己的内心一点一点坦露在自己面前:「可是,对你,我绝不放手。」
牵着的手倏然被握紧,手指扣着手指,掌心相贴。
原来最近他是在烦恼这个,文舒踩着他投在地上的影子,上前一步,走到他身后,低低道:「说什么你不及旁人……」
绕到他身前,抬起头,又看到了他那双泛着紫光的银眸,漂亮得炫目:「我说,你是最好的。」
他稳如泰山的面孔一瞬间失措了,惊讶地睁大眼睛,文舒踮起脚,笑着伸手却触摸他的眼角:「你确实不及二太子般能言善道,赤炎也比你坦诚许多,可是,你就是你呀,勖扬君。」
去岁冬日下的雪都已经化了,凡间已是春意盎然,一片桃红柳绿里,红杏悄悄探出墙头。紫衣的天君紧紧拥住了面前容貌清秀的男子:「你……不会离开?」
「不会。」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喜欢了就喜欢了,没有为什么,也不在乎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因为,喜欢上的那个就是最好的,永远都是。

贺新郎 BY【188bet开户】 的主要剧情

宁怀璟与徐客秋幼时在侯府相识,两人一起长大,彼此暗生情愫。心中不知纠结几许后,终于两人相恋,在一起了。但年龄见长,终归到了该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年纪,家里催的也越来越紧。儿时的好友一个又一个都远走他乡,两人也曾想着去到无人认识的地方,却都各自心里清楚,都是不切实际。终于有一天客秋告诉宁怀璟,他要成亲了。两人心知肚明,再无可能回到从前一般,末了却还是笑笑祝福。客秋成亲后宁怀璟度日如年,父母一再催促成家,却还是倔强地告诉父亲不准备娶媳妇了,儿子要等一个人,等不来也要等。徐客秋的妻子一直都知道她相公眼里从来都不是他,亦知客秋喜欢宁怀璟,高傲如她怎能忍受与别人共用一个丈夫,她走了,拖着一副病体,离开了这里。最终两人抛开了一切,宁怀璟放弃了他锦衣玉食的侯位,带着客秋离开京城。

……
雪落无声,黄瓦红墙之下,皑皑白雪之中,有一个声音这样说道:“徐客秋,我也不知道我们将来会怎样,但是我肯定,明天,我们一定还在一起。”
感情的道路上,我们可以不期待光明的明天,但是一定要相信未来的美好。
既然懦弱地不敢相信未来,那就一起手牵手认真过好每一天,直到那人不敢期许的未来到来。
很久很久以前,当徐客秋还是那个在学馆饱受欺凌的徐客秋,当宁怀憬还是那个傻呵呵站在廊外以为自己撞鬼的宁怀憬。在那个午后,被徐客秋冷不丁一拳打翻在地的宁怀憬也是这般温柔地轻声哄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小野猫:“徐客秋,今后你就跟着我。跟了我吧,嗯?”
又有谁知道呢,这一跟居然就是一生一世。
END
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访问: 【188bet开户】

上一篇:魔卡幻想淘宝上卖的星座卡怎么弄的,Common.Mode.

下一篇:北京科技大学怎么样,北京科技大学怎么样

【返回列表】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dedecms模板 188bet开户

扫一扫,加关注